懷念父親王生明將軍


文 / 王應文



父親不再回家了,但是他照亮了更多人回家的路……


一江山戰役發生在民國四十四年的舊曆年末,那年的正月初一是一月廿四日,十四歲的我與母親在空蕩蕩的屋子裡,再也等不回父親英武的身影與爽朗的笑聲,就在家家準備歡度春節的四天之前,我的父親江浙反共救國軍一江地區司令王生明將軍,無負於國家對他的付託,率領全體千餘官兵在面積僅有一點五平方公里的一江山島上力抗中共強敵,最後因眾寡懸殊,壯烈成仁。


那年正值過年前夕,我失去了父親,但是因為父親與同島一命袍澤拋顱灑血,讓更多人得以無憂無慮,享受春節圍爐的溫馨;更重要的是,一江山戰役使以美國為首的同盟國家,深切認識到中華民國捍衛自由民主的堅定決心與犧牲意志,美國國會先是授權總統使用美國武裝部隊防衛台灣、澎湖及相關領土與據點,隨即又批准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因而阻嚇了中共進犯台灣的氣燄。而每年約一億美元的美援,不僅協助了國軍裝備、組織走向現代化,更為臺灣長年的經濟發展,奠下基礎。


在物資豐裕的今日社會,我們很難想像,當年駐守一江山的國軍官兵,是在怎樣艱苦的環境下戰鬥著、生活著,當年曾經親登一江山島的蔣故總統經國先生,追念島上的陣亡官兵,是在沒有水的環境下作戰,水源是從大陳島運送過來,涓涓滴滴都無比珍貴,一位同志招待他的最好禮物,竟然是一杯開水。


經國先生看到一位一江山的戰士,把兩瓶軍人之友社慰勞前線的汽水保存起來,他好奇地問:「怎不喝呢?」這位無名英雄說,水太寶貴了,要留到打起仗的緊要關頭再喝。


我的父親王生明將軍,就是率領著這樣一批意志堅定,衛國忠貞之士,奮戰到了最後一刻,我想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看著這群子弟兵竭盡全力的英勇表現,想必深感驕傲而了無遺憾,與他們敵對作戰的共軍曾經這樣回憶道,一江山上的國軍官兵,把這個小島牢牢紮成了厚實的堡壘,一層又一層地設防,每道防線的火力布署都極其綿密,由第一線撤至第二線的官兵,不經反應地抬起預先布防好的火器繼續投入戰鬥,一寸一毫都讓共軍傷亡極重。

一江山、大陳,這些今日民眾可能已經陌生的海島名字,在政府撤遷來臺初期,以及韓戰時期,卻具有極其重要的價值,猶如國軍在大陸東南沿海的一把利刃,為了防備國軍可能運用此地進行攻勢,共軍不得不時刻設防,從而牽制了中共的兵力運用,在最前線上,國軍與美軍顧問團謹慎研究著如何讓海島發揮最大的戰略功能,藉由雙方的通力合作,更培養了盟國間的合作情誼。

民國四十二年七月,韓戰結束,共軍兵力陸續開始轉用於東南沿海,大陳列島的防衛壓力更鉅,而一江山位列大陳門戶,可以監視當面共軍動態,更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民國四十三年十月,父親臨危受命,從大陳列島最南端而又最大的南麂島司令奉調出任一江地區司令,由於大陳與一江距離臺灣本島遙遠,空軍受限於航程,無法有效支援,中共空軍時來轟炸,久歷戰陣的父親,並沒有因共軍的猛烈砲擊與飛機轟炸而卻步,他帶領著千餘官兵投入戰備訓練工作,這一年的十二月,官兵代表一百五十多人在父親的率領下刺血簽名,效忠總統 蔣公,他們用鮮血書寫下護國赤忱,歷史證明,這群勇士的確是「已諾必誠,不愛其軀」的忠義拔群的堂堂男子漢。

父親榮膺第五屆國軍戰鬥英雄第一名,民國四十四年元旦英雄大會,蒙先總統蔣公親頒英雄獎章後才半個多月,一江山戰役就在當年的一月十八日全面爆發。一江山戰役是共軍唯一一次的三軍聯合作戰,為了這個蕞爾小島,中共出動了當時海軍的主要艦艇近兩百艘次,約三百架次的空軍戰轟機支援,並且把大口徑火砲與火箭砲載運至船上,對一江山守軍進行無情攻擊,又蒐羅了幾乎所有的火焰噴射器,以攻陷國軍的堅固工事。


在超過五百枚的重磅空襲炸彈,與近五萬餘發的砲彈轟射下,一江山已成焦土,但是父親仍指揮部屬沈著應戰,並握機逆襲敵人,當天下午十四時許,共軍四千多人在向陽礁、海門礁及南江山強行登陸,守軍英勇還擊,共軍死傷無數,海為之赤,但仍然源源增援,守軍在入夜後,仍堅守一三二、一二一、九五等三個據點;十九日共軍又增援二千餘兵力,並以砲火猛烈射擊,父親繼續堅守著一二一高地;二十日晨間又登陸千餘人,下午四時,我父以負傷之身高呼「 蔣總統萬歲,中華民國萬歲。」拉引僅存的一枚手榴彈,與陣地共存亡,為這場慘絕人寰的戰爭,寫下了亙恨又悲壯的史章。

民國八十六年十月,我第一次登上一江山,試圖追尋父親與他忠誠袍澤的足跡,在蒼茫的大海前,我與十餘名一江山遺族,各自祭奠自己的父親,我拾起父親指揮所的幾塊石頭、一束藤蔓,彷彿把他的英靈也帶回臺灣;之後我又兩度到一江山,雖然終究未能發現父親的任何遺骨,但是先後發現的刺刀、彈片,卡賓槍與手槍子彈等文物,卻彷彿讓我重新嗅到了當年戰鬥的煙硝。


軍人最大的榮譽,也許正是來自敵人的稱讚,當年共軍浙東前線指揮部司令員兼政委張愛萍的子嗣張翔,曾經在我訪北京那年當面向我說到:「您老爺子是好樣的,如果國軍的將領都像是令尊一般,也許歷史又將不一樣了。」

民國四十四年二月十七日全國追悼一江山殉難烈士會場裡,進來了美軍顧問團團長蔡斯將軍,向先母恭行軍禮,並端肅說道:「王司令為國家以及拱衛自由世界的安全英勇殉職,我謹代表美國政府,向王夫人慰問及致敬」,這一幕,直到今天,我仍深刻清晰的映在腦海裡。五十五個年頭後的一月二十日,總統馬英九先生受一江山戰役協會及中華渡海興台會之邀來到由國家主辦之紀念會場,對先父及所有烈士保家衛國、犧牲奉獻的偉大精神發表了令人涕泣的肺腑之言,更是使全軍袍澤感奮的一刻。

   
在歷史上有許多沒沒無名之地,因著英勇的犧牲而名揚青史,美國德州的阿拉莫堡(Alamo),因為西元1836年,一群德州志願軍奮勇抵抗墨西哥大軍而成為美軍的精神典範,「勿忘阿拉莫!」(Remember the Alamo!)迄今仍是美軍不敢須臾或忘的口號警語。在地圖上幾乎看不見的一江山島,正與阿拉莫一樣,已經被記入了史冊,因著千古一役一江山,讓我們今日得享富庶安樂的生活,即便戰火已息,烈士早逝,他們堅毅果敢,勇猛頑強的精神,還應該是指引鼓舞我們向前的力量,有了這股力量,相信中華民國的下一個百年,無論遭遇艱難橫逆,終能從荊棘裡,昂首闊步走出自己的道路。最後謹以于右老輓辭做為這篇短文的添註─「正氣永留全世界,忠魂常繞一江山」。



王應文 民國一百年元月廿日

15 則留言:

  1. 一江山王司令與所屬以"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之精神,為國犧牲乃吾輩軍人"忠勇"之極致展現...應惕"勿忘一江山"

    回覆刪除
  2. 這樣的決心和情操,實在不是在太平盛世的軍人所能及於萬分之一,深感慚愧。
    在此向前輩軍人的忠魂,獻上最崇高的敬意!他的後人也必蒙祝福。

    回覆刪除
  3. 如果國軍的將領都像是令尊一般,日本鬼子就不会那么猖獗了。

    回覆刪除
  4. 飲水思源,能有今日之安定發展,當年的堅持所獲得的國際注目實居功厥偉。

    回覆刪除
  5. 王生明將軍是英雄啊! 對四二六打到這個地步 英雄啊!!

    回覆刪除
  6. 只因為不是黃埔出身所以功勳不被彰楊!
    國軍損失,中華民國損失!

    回覆刪除
  7. 一江山一千完人,百年後台人追思。

    回覆刪除
  8. 或許應該早些撤退,這一千人也許不用死的如此壯烈。

    回覆刪除
  9. 三軍的神犧牲各人來換取國家和平和強壯在此向一江山忠烈至上緬懷敬意

    回覆刪除
  10. 我的父親今年九十高壽,民國四十二年從江浙總部一江山調回淡水游擊幹部訓練班受訓,經常提起當時的戰況,回憶起同僚弟兄們在此戰役全數犧牲,仍不勝唏噓。

    回覆刪除
  1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